人称“海外版字节跳动”香港上市又见上市首日股价翻倍股8亿用户≈市值30亿港元

今天上市的赤子城科技没有辜负投资者的期待,以3.02港元开盘,较发行价涨79.76%,然后迅速上冲,最高上涨到3.87元,截至午间收盘,涨幅达到93.45%。

在路演环节赤子城就受到追捧,赤子城获得1400倍的认购,超过亚盛医药的752倍,在2019年超额认购中排名第一。不过这跟赤子城募资金额较小也有关系,赤子城计划募资2.4亿港元。

消息显示,受伤的游客来自俄罗斯、爱沙尼亚、巴基斯坦、伊朗、英国以及埃及。

国内投资者之所以对赤子城不熟悉,是因为赤子城走的是海外市场。

有人将赤子城称为海外版的字节跳动,是因为双方同样开发诸多APP。

两船相撞后,当局立即开始寻找快艇上的失踪船员。据称,这名年青人1个月前才开始工作。

截至2019年6月30日,Solo X已积累7.97亿用户,半年内增长18.9%;2019上半年平均日活用户数达3500万,与2018年数据相比增长45.8%。2019年上半年,Solo X产品矩阵的广告展示次数同比增314.8%;变现价格方面,按每用戶平均收入计,从2018年到2019年上半年增长87.2%。

其次是市场属性。通过引入市场化机制、整合市场化资源,从供给侧做好农产品生产组织、品控、物流等管理,从需求侧做好精准化推送撮合和市场化服务对接,“这个模式是符合市场规律、商业可持续的”。

另一个是广告平台Solo Math。赤子城宣称Solo Math已经覆盖了超过10亿的设备,日承载广告请求达50亿。这个产品是个匹配交易平台,供应商将其广告位放在平台上,广告商根据投放需求出价,最后由Solo Math通过自动化程序来匹配和交易。

最后是共享和互惠属性。“这种消费扶贫模式不是单向的,而是双向互惠的”,刘桂平说,依托该平台,将有越来越多来自乡村的、绿色环保的优质农产品走向市民餐桌,满足城市居民日益增长的高品质消费需求,让更多城市老百姓从中受益,从而较好地体现了资源共享和互惠共赢。(完)

但是赤子城更厉害,招股书显示,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上线的应用约200个,停止运营的有160个,目前仍在运营的应用数量为82个。

刘桂平表示,上述消费扶贫新模式具有三大特点。首先是公益属性。通过把社会各界力量动员起来,把广大北京市民爱心汇聚起来,更加精准地帮扶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,打赢脱贫攻坚战。

而昨日暗盘收盘,赤子城报价3.1港元,较招股价1.68港元涨84.524%。按照3.1港元卖出价计算每手可赚2840港元。

这样的数据量,和一线大公司相比也丝毫不差,很难了解赤子城的统计口径,以及获客方式,现在很多APP获得一个客户都要数百元钱,如果有如此多的用户,赤子城估值远非30亿元。

据了解,建行还与北京市扶贫支援办、北京市支援合作促进会、首农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深入合作,共同探索首都消费扶贫新模式。该模式以线下的北京消费扶贫双创中心、线上的建行善融商务“北京消费扶贫特色产品馆”和“北京消费扶贫爱心卡”为载体,首创“两馆一卡”渠道解决方案。

此举一方面帮助贫困地区打破空间制约、拓宽市场、注入内生动力;另一方面也帮助大众消费者走进“后扶贫时代”,参与扶贫新风潮,见证扶贫新成果。2019年,北京消费贫困地区产品总额达177亿元。截至目前,北京消费扶贫爱心卡发卡量已突破60万张,是建行最受欢迎的信用卡产品之一。

赤子城业务主要分两块,一个是移动应用程序开发商,另一个是移动广告服务提供商。

另据报道,死亡的快艇船长此前因大意驾驶船只导致乘客死亡而被判刑。

当初美图上市也有一个完美的用户数量,后来市值一度大涨,如今已跌去九成。

在2016年的时候,赤子城就曾筹划借壳达意隆(002209)登陆A股市场,但失败。当时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1-3月,赤子城的总营收金额为1.15亿元,而此次港股上市赤子城招股书披露2016年全年的营收为1.37亿元。

朱彦硕对本轮比赛做了点评:这一轮CBA最让我意外的比赛结果,是青岛痛扁了深圳,让我意外。我以为深圳已经差不多要从泥沼中走出来了,这场输得也太离谱了点。

2013年赤子城推出第一款产品solo launcher,安卓用户可以自定义桌面,赤子城此后又推出了各品类的移动产品,搭建了Solo X产品APP矩阵,这些矩阵早期以工具型产品为主,随后又逐渐转为健身、媒体娱乐、游戏等内容为主的产品。

虽然有庞大的APP矩阵,但单个APP投入有限,有限员工承担这么多APP开发,也可以想象APP质量。

但赤子城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研发开支分别为260万元、1150万元、1750万元和950万元,营业收入则分别为1.37亿元、1.82亿元、2.77亿元和1.84亿元,占比低至1.9%、6.3%、6.3%和5.2%。研发团队共79人,其中负责人工智能引擎Solo Aware的仅5人。

到目前为止,如果要选CBA的MVP(包括本土与外援),我会选山西队的富兰克林。这个赛季的CBA,我之所以认为好看,并不是觉得因为绝杀多了,而是看到有些传统上的弱队找到了一些改变的方法,我看到了他们在求进步,而且走得不错。上一季的强队当然也有掉下来的,但这才是联赛正常的改变,你不进步,就要被人超越。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!

IPO翻倍,赤子城复制鲁大师奇迹,两者都是用户量庞大,营业收入不高,低市值,投资者都喜欢用用户数量这个概念来衡量估值。

2019年上半年,赤子城的收入为1.84亿元,其中产品收入增幅较快,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长210.8%。

据称,2009年在北京邮电大学读研的刘春河开始为创业做准备,他通过做代码培训公司招揽志同道合的人,该公司号称拥有诸多吃苦耐劳的程序员。

赤子城和字节跳动的做法完全不同,字节跳动是做大并运营APP盈利,这是市场主流,赤子城是通过快速开发APP矩阵,实现流量变现或者获取广告主收入。